原标题:“中植系”千亿浮亏:控股8家A股公司,暴雷后谁会遭殃?

  原标题:“中植系”千亿浮亏:控股8家A股公司,暴雷后谁会遭殃?

  原标题:“中植系”千亿浮亏:控股8家A股公司,暴雷后谁会遭殃?

  来源:玩媒保典

  《财新》传媒旗下一篇关于中植的报道,让金融圈又炸了锅。

  其实报道里也有不少内容,但转载的重点就一句话“证监会正在排查中植系风险”。

  也别怪大家敏感,如果给“雷”的威力排名,中植系风险就是“原子弹”。

  那么,中植系什么来头?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像种树的?它和金融有什么关系?

  起底“中植”

  1995年,中植企业集团公司成立,中植系由此起步。当时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木材、木制半成品(还真是种树的……),并不包括金融。

  没有想到的,20年风云际会,一棵小树,竟变成了一片森林。而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更是成为资本市场的神秘大佬。

  在融资端,中植系旗下中融信托是信托界的一匹黑马,依靠“野路子”已跻身信托行业的第一梯队。中植系的财富公司如恒天财富、大唐财富、高晟财富、新湖财富等,典当平台中泰创展也都名声不小。

  在投资端,中植系是“PE+上市公司”模式的超级玩家。一方面大量受让上市公司股权或参与定增,掌握话语权;另一方面则以PE基金布局热门的未上市资产,以图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,做高市值后离场套利。

  综合各种信息渠道,截止最新,中植系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已达有8家,参股的公司不计其数,号称万亿资产。

  这背后,是无数中小投资者身家聚集的“修罗之地”。

  如果中植系倒下,将是财富的灾难。

  台前幕后

  最近一年来,中植系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特别凶猛,把上市公司买成了白菜。

  2019年4月16日,ST中南(002445.SZ)控股股东将其持有的25%股权对应的表决权、提名权、提案权等授予中植系的首拓融汇直至2021年。权益变动后,中植系成为ST中南的控股股东,解直锟成为实控人。

  2019年5月8日,中植系旗下的红信鼎通资本通过拍卖获得了*ST美丽(维权)(000010.SZ)5.23%的股权,合计持有*ST美丽10.2%的股权,为第二大股东。

  2019年6月20日,中植系旗下的中植融云、中植产投、丰瑞嘉华作为一致行动人增持*ST宇顺(002289.SZ)。增持后,中植系总计持有*ST宇顺29.19%的股权,实现控股。

  2019年6月25日,宝德股份(300023.SZ)发布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控人赵敏和邢连鲜二人拟将其所持约3161万股(占总股本的10%)协议转让至中植系旗下首拓融汇,转让总价为2.5亿。

  2019年11月20日至12月13日,中植系用23天时间“闪电”收割了康盛股份(002418.SZ)、凯恩股份(002012.SZ)两家公司控制权。

  2020年2月12日晚,融钰集团(维权)(002622.SZ)发布公告称,中植系旗下首拓融汇间接控制融钰集团23.81%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,解直锟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  2020年3月16日晚,天山生物(维权)(300313.SZ)公告显示,中植系公司湖州皓辉将以5亿元转股债权认购天山农牧业新增的20,000万元注册资本,解直锟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但交易因为中小股东反对而未能成功。

  整体上看,中植系投资都是经营不佳、面临困境的上市公司,甚至很多已经被退市警告。

  有钱就可以这么任性么?

  但其实中植系也是有苦衷的。

  比如凯恩股份,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将股份表决权委托给中植系是为了抵债;而康盛股份股东浙江润成将股票拍卖给中植系也是为了抵债;收购天山生物虽然告吹,但收购动机还是为了抵债。

  冤大头都是中植系,只是身份由“债主”变成了“股东”。

  在融钰集团的收购中,中植系也是设计了及其复杂的交易结构,以超过12亿的对价购买了市值6.8亿的股权。这个明显不合理的商业行为,业内解释为中植系的交易对手很可能是自己的“马甲”,“马甲”欠了银行的钱,“真身”就要帮忙还债。

  上述事件都可以解释为,与中植系有债权和股权关系的上市公司,都已出现了现金流断裂或经营困难,需要中植系擦屁股。

  只是“草纸”是投资人的钞票做的。

  大厦将倾?

  中植系的A股版图,表面光鲜,其实已“千疮百孔”。

  在中植系控制的8家上市公司中,已经有4家被“ST”或“*ST”。8家上市公司合计市值不过220亿元,2019年末净资产只有不到70亿,但当年净亏损却高达19.8亿元。

表1 中植系控制的上市公司一览(单位:亿元)

  在中植系参股比例超过5%的上市公司中(一共统计了16家),有7家已经被“*ST”,2019年合计亏掉了159亿元。在持仓标的中,不乏“*ST康得(维权)”和“*ST金洲”等造假明星及亏损大户。

表2 中植系参股的主要上市公司一览(单位:亿元)

  而根据《财新》的报道,中植系的证券资产已面临近千亿的浮亏。

  一边是“市值管理”的美梦已渐行渐远,另一边则是数以千亿的负债。这些在退市边缘游走的上市公司,是否已早已被掏空?

  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而今大厦将倾。

  监管和舆论的关注,是否将抽走最后一块砖?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志杰